旅途(二)

时间: 2018-12-26    阅读: 91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五年级学生

我准备先去睡一觉,但并不能睡得踏实,迷迷糊糊中火车好像在一个站台停了下来,我听到了同事们的说话声,他们貌似在修灯箱,声音清晰的仿佛就在车窗外,心里想着我或许已经到了包头,包头的车站有我们的广告牌。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站台上印着郑州站的发光字。夜幕已完全降临,提着大包小包的旅人陆陆续续地下车上车,我看了下时间,晚上7点,距离明天的到站时间还有整整16个小时。

我想到了我坐过的最漫长的火车,是和老云去大连,33个小时的硬座,我们带了足够多的口粮在火车上经历了两个昼夜,我甚至在火车上看完了一本张小娴的小说,坐在我们对面的也是两个女孩,一个胖胖脸圆圆,留着披肩长发,一个瘦瘦又黑黑,有一头利落的短发,他们互相喂食,举止亲昵,有时候会一起把头埋在大大的外套里。

由于长时间的久坐,我的肚子开始不舒服,感觉有空气在肠道里游走,横冲直闯,睡梦中,我是在家里,有温暖的灯光,妈妈端了一碗热粥给我说:趁热喝点。肚子又一阵绞痛,我睁开眼,老云在旁边睡的香甜,口水流在了她带着的紫色U型枕上。

晚上十点在火车站和老张汇合,事实证明了我们三个臭皮匠确实顶不上一个诸葛亮。

第一天就碰上了黑导游,那个油头粉面的胖男人一路上还在热情洋溢的给我们介绍毕姥爷的家庭住址,大连街道上为何看不到交警和自行车,薄熙来又如何与大连人民有不解之缘却在半路上变脸说如果想在海边抓螃蟹就得另加钱。因为穷的有志气,我们毫不犹豫的下了车,自己找到了海边,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没有任何遮挡的落日,把半边天浸染成一片辉煌,从红到橙,从橙到黄,直到融在淡紫色的天空里,水面波光粼粼,那里是另一个天空,我们重抄就业,迫不及待地在海边捡着贝壳和石头,一个帅帅的小哥哥对我说这里的贝壳不行,海里的贝壳才好看,他光着上半身,我没好意思看他,继续低头捡着脚底的半截贝壳

在接下来的某一天,我们去了发现王国,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目不暇接,我陪老云坐了跳楼机,老云陪我坐了过山车,想想那时候,老张就懂得了生命的真谛,她不玩任何危险项目,只是站在下面看我和老云在云里雾里。后来在北京的欢乐谷,我也站在下面默默的看别人在云里雾里

门窗关闭,火车启动,黑夜太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