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可能无人知晓

时间: 2018-12-27    阅读: 977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专搞破坏

冬月初十,半截月影偷偷从西面升起来了。 整条阶梯走完,遇见的是愈发寥廓的星床,密密点点。 我撕碎了白纸上吞吐写下的关于流浪的愿望,我要撕碎的是我对自我的贪婪。 太多我赢不下的棋盘,纵然夜色旖斓。

太多我表达不出地,关于生的,死的,合欢家人的,谈论感情否的...

都是歪扭虚幻不成型的鹿角,没法给择选明确定义,没法说服自己,这样可行。 如果我错过已有定义中的弥足珍贵,我不觉可惜,就放任我烂,放任我耳目闭塞,放任我心脏进化成塑胶,放任我血管冰冷如蛇蝎......

当下当下,欢喜欢喜; 当下当下,讨喜讨喜; 当下当下,脚趾中意探戈,发丝中意探戈,鼻唇都中意探戈。 当下当下,说到遥远,还是冬日的空冷,与际欢喜时手温的偏差,佐证是一如当初的孤独地老去。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